mmmyou 发表于 2017-12-28 17:20:05

你是不是和我一样,念着那个老地方

故乡是一抹暖阳
故乡是一口老井
故乡是一缕乡愁
故乡是一丝眷念


二十年前,我并不懂故乡的意义,不懂乡愁。
二十年前,我也未曾想到,离开家乡的步伐一旦迈开,再回来就只能是暂居,是偶遇,是邂逅。


漫山遍野的油菜花,香气开满整个春天,田野里,山坡上,赤脚的孩童,背着书包狂奔的我们,恍似与时光赛跑。
成熟的麦浪,此起彼伏,染黄手臂,染黄面庞,染黄山野,染黄季节,染黄子子孙孙的笑声。雪白的棉花,喂养着幼年的我们,所有漂亮的衣服、舒适的新鞋、生活的柴米油盐,都放在父辈们挺起的脊背上。
还有那碧绿碧绿的桑树,风吹过,呼啦呼啦地响,似有千百个妖怪出没,却是蚕的最爱——她们吃的是最不值钱的叶子,吐出来的是绫罗绸缎,锦绣年华。


那时候我只想离开这片土地,我讨厌扁担压在肩膀上的重量,讨厌蚊蝇乱飞的厕所,讨厌夏天无孔不入的小咬儿,讨厌林间吱呀个没完的蝉鸣——老爹说,好好读书,走出去。
我走了出去,十九岁开始,便只是暂居我的家乡。再不会因为煮饭而去井边挑水,再不会因为吃饭而烧掉衣服。但我再也呼吸不到这至纯至美的空气,再也看不到小时候熟识的那些花儿,也看不到桑叶和蚕,更看不到棉花和麦浪……


逢年过节,还可以回去听见父辈们爽朗的笑声,和他们怎么也不肯消停下来的忙碌的身影。
地里的南瓜熟了。
树上的果儿黄了。
土里的红薯可以挖了。
池塘里的藕可以抠了。
山上的玉米棒子可以掰了。
他们看着庄稼的样子,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——但长着脚的孩子,可能去很远很远的地方,连电话都稀罕;而没长脚的庄稼,永远不会离去,才是他们真实的依靠。


有时候,在他乡,吃着美食,会非常非常想念家乡的凉粉和烤肉;有时候,在他乡,看到桌子上肥美的大棚蔬菜,会非常非常想念自家土里随便生长出来的瘦弱的红苕尖;有时候,在他乡,听见有人说话带一点点家乡口音,会非常非常想知道他是哪里人,是不是和我一样,来自乐至,来自那个偏远小镇……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你是不是和我一样,念着那个老地方